Feeds:
文章
迴響

民主新一代

民主黨立法會九龍東候選人胡志偉邀請民主黨黨鞭司徒華先生拍攝宣傳片,片段由零五年獲 金像獎新晉導演獎黃精甫先生親自拍攝。司徒華勉勵胡志偉堅持下去。

廣告

民主黨的新MV終於發佈了,我和張賢登、黃成智和甘乃威曾到深圳取景,新MV用了很多視覺效果,例如我們用繩織一個網,然後扮拋一個波,只是那個「波」是後期加上去的,所以拍的時候,要和街坊一起「想像」有個波在那裡,終於有多少明白演員拍戲的困難。

在片段中,黨內的議員又唱又跳,我也沒有見過,你有見過嗎?

政府曾「放風」,希望在今屆立法會在七月中完結前,撥一百億元往四川協助重建,我日前獲獲互動電視邀請,討論政府是否應如此倉率撥款。

器官捐贈

出席民主黨青年委員會「誠徵有心人」器官捐贈活動

往政府總部請願,抗�醫療融資建�供款加重市民負擔政府的醫療融資諮詢完結,衛生及福利局局長周一嶽先生說,除了諮詢文件內提及的六個方案,稍後第二階段諮詢時,可能會推出第七個方案。這明顯是政府體會到市民對醫療供款很大保留。

筆者看過政府的諮詢文件,如果政府的醫療開支,真如《醫療融資研究概要》般,到了二零三三年高達一千八百六十六億元,而二零零四年,這筆開支只有三百七十八億。如果這個推算是正確,則筆者擔心,市民的供款額會高至負擔不來。民主黨的推算顯示,到了二零三三年,下一代每月要供款四千多元!

二零三三年,即使筆者未退休也會接近退休,筆者可能不用供款,但我們不能只看自己,我們的下一代,怎可能承受如此高的供款額?雖然政府提出一些儲蓄方案,例如諮詢文件第六方案康保儲蓄,但如果政府的推算正確,到了二零一一年即供款開始時,我們每月至少要供款六百元,才能應付該年的醫療開支,根本沒有餘錢蓄起來!

當然,批評容易建設難,但是民主黨其實一直有可能的融資方案,就是設立「高齡人口基金」了。

去年十一月,民主黨建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撥出五百億元盈餘,設立「高齡人口基金」,然後從每年外匯基金投資收入撥出一半為該基金的經常收入。民主黨推算過,這個基金單是首五年便能滾存近二千億元,一直運作下來所得的資產更高。二千億元,等於全港市民約七年的強積金供款總額,民主黨認為,成立「高齡人口基金」用來應付日後的醫療開支,能大大減輕市民──尤其下一代市民的醫療負擔,也勝過政府一邊將萬億計的資產放於庫房不用而頭痛如何處理,市民卻在另一邊廂捱貴供款。

可惜的是,財政司只接納了建議的前半部份,在預算案承諾撥出五百億元用於醫療融資。

近日筆者在地區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政府成立高齡人口基金,減輕市民負擔,反應正面。市民均十分擔心日後醫療供款會越供越多!

以民為本、有遠見的政府,應致力減輕市民的負擔,不是嗎?

跨區交通津貼

最近政府批准九巴加價,基層市民用於交通費的開支日增,但薪金卻追不上通脹。對於很多基層市民,薪金不高,用於交通費的開支卻越來越高,市民能「落袋」的薪金卻越來越少。如果情況持續,很多基層市民可能寧願放棄工作。

政府極有空間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其實政府只要紓緩市民交通費的負擔,便有助更多市民願意投入勞動市場。政府雖然引入跨區交通津貼計劃,但是只限於元朗、屯門、北區和離島的居民。但是這根本不合邏輯:屯門元朗天水圍的居民,交通費固然昂貴,但不代表其他區的居民沒有需要。低收入的居民不少地區也有,我服務的黃大仙區,也有很多基層市民,他們也要跨區工作,可是就只因為他們不居於那四區,便不能申請交通津貼。

當然,筆者明白,政府起初選幾個區作試驗計劃也未為過,但計劃已做了超過一年,政府如不再檢討,將計劃擴展至其他地區,便對其他地區的居民並不公平。

人民幣升值

出席互動電視節目,討論人民幣升值如何影響香港市民的生活。近年美元匯價疲弱,國際資金轉到石油和商品市場,令食品價格大增,而香港大部份新鮮食品均來自內地,人民幣升值或多或少是令近半年食品價格急升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