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副局長國籍爭議


上週四在互動電視討論副局長國籍。

廣告

談學英語

日前遇見一位剛考完會考的中五學生,他表示,其他科目問題應該不大,最擔心英文科考得不理想,以致前功盡廢。這令我想起在美國求學的日子。初到美國時,不少亞洲學生都要上特別的英文班。記得那時,英語老師針對亞洲人的學習上少寫、少讀的陋習,建議我們多讀、多寫、多聽。

多寫
那位英語老師要求我們每天寫日記,然後每星期重寫自己所寫,透過不斷修改,完善文法和行文流暢,和養成寫作的習慣。過程當中,老師並不批改日記,只負責檢查我們有否練習;這使我們的寫作量大增,並且必須習慣將所思所見即時記錄,改善亞洲人學習的陋習。
多讀
華人閱讀英語文章,往往會耗費極大的時間在查解每一個字的解釋,但閱讀理解和學生字必須分別進行,否則閱讀理解文章的速度必定受到影響,更因為思路被打斷,影響了解文章內容的深層意義。當學生能夠多閱讀,查字典學習生字便成為學習的額外獎賞。
香港學生平日鮮有用英語,只透過上英語課時學英語,當然行不通。好老師輔以好的習慣,無論學什麼語言都會得心應手,否則,不寫、不讀、不聽、不講,那有可能學好英語?多聽、多讀、多寫是學習語文的不二法門,這方法並非甚麼驚人發現,即使自學也可以,只是知易行難而已。

國家多難,但能否如溫總所言可以興邦,端視乎我們能否從歷次的災難中汲取教訓。國家512四川地震的救災、災情發報、指揮及災後重建工作,都令人讚賞,但言猶在耳,已經有報導有軍方背景人士將救援物資據為己有。

重建災區,讓災民重過以前(或更好)的生活,是一項長遠工作,我們須要確保巨額捐款用在救災及重建工作,我們有下列建議:

1. 繼續開放新聞採訪,讓傳媒及國內外市民監察,慎防有「貪官」私吞捐款或物資。
2. 各接受捐款的機構應公開所得捐款,詳細交代工作及財政開支,首年以季報形式發佈,次年以半年報形式發佈,讓捐款者了解捐款實際用途。
3. 中國政府應設立專題網頁,出版專題報告:統籌賑災並定時報導災區情況

3.1 確立重建綱領及制定長、中、短期目標;

3.2 公佈重建各大工程的招標準則,及採購物資的數量、單價及規格要求;尤其重建建築工程,可參考「苗圃行動」資助監督建造學校的程序,慎防再出現「豆腐渣」建築物。「苗圃行動」要求由縣一級以上的設計院設計,建築藍圖交香港認可的工程師檢驗。學校建好後,還需要縣一級以上部門及香港派出的義工一起驗收。;

3.3 詳細羅列所須工作及人材,讓各地的熱心市民能夠參與日後重建工作,例如:醫療、規劃、建築、心理治療、教育、探訪、助養等等。這可以有秩序地讓各地熱心人士參與,達致更佳的效果;

3.4 交代善款實際用途,落實打擊私吞捐款或物資的貪官。

4. 設立災難管理局

回顧過去數十年,中國的大小自然災禍非常頻密,在中國經濟發展強勁的今天,中國應加強在預防及應付災難的工作:

在預防方面:各項工程應增加安全元素、加強品質驗查、繼續開放採訪讓市民及傳媒不斷監察。

在應付方面:制定應急措施,增加救災裝備,儲存救災物資,培訓人材,與世界其他專業救援團隊交流,訂立在各地有災難時,互相幫助的協議。

今次四川地震的確為禍不少,但在黑暗中,也讓人看到人性的光輝面及中國的進步。如果中國政府能繼續維持像災難中的高透明度,不走回頭路,那麼中國人的好日子也應不遠了。

每年維園的燭光,延續我們對歷史災難不想回憶但不敢忘記的執著。六四死難同胞以血推動中國進步,為他們早日平反、致敬,讓死者的付出能夠獲得應有的尊重;讓失去至親的能夠正大光明地悼念;使下達命令的接受制裁,讓死者安息,讓國民能夠正確接觸國家發展過程中悲痛的一頁,以史為鑑,不走回頭路,國家和人民才能懂得從歷史當中總結經驗,不再重復犯錯。

競爭法


政府剛公佈競爭法的諮詢文件。說實在的,文件讓公眾看見的競爭法框架並不完善。但是,莫非我們還再等下去?自九三年李華明議員在立法局提出「公平貿易法」至今,已經十五年了。縱使不完美,我們始終要走出第一步。

通脹下的格價專家


出席互動電視「有話直說」節目

港府剛公佈近四百億港深廣高鐵(香港段)興建大計,並一併將長達五十年的專營權交給港鐵。同日,擁有三十年專營權的大老山隧道公司申請加價,加幅最高接近三成。今年初,同樣有三十年專營權的西隧公司削減優惠,變相調高隧道收費,平均加幅一成。「專營權」在香港,彷彿已成為財團的金蛋、市民的噩夢。

專營權關乎長遠公眾利益

高鐵計劃早於二千年已提出,但計畫在零六年因兩鐵合併暫時擱置,錯失了與內地同步發展高鐵的關鍵時機。現在,政府要追回落後了的時間,卻不理程序,在沒有經 過公開招標的情況下,就由行政會議決定一次過將「建造」(build)及「營運」(operate)兩部份都交給港鐵負責,營運權更長達五十年,恐怕全港 市民今次亦難逃「專營權」的魔掌。

在立法會上,政府解釋「公開招標會延誤工程兩至三年,經濟損失將達六十億元」。高鐵能大大降低通往內地各主要城市的運輸時間,為香港帶來更多商機,市民當然希望有關工程儘快落實,故將鐵路興建部份直接批給港鐵,以加快工程進度尚可理解;但目前距二零一 五年通車尚有八年時間,就將專營權也立即交給港鐵,難免惹人質疑。現在港鐵穩得專營權,甚至已篤定分帳比例,政府要再與之討價還價,實在困難。市民要問的是:假如公開招標會損失六十億元,那現時在沒有競爭下就將長達五十年的專營權也交給港鐵,我們在未來五十年會損失多少?比較過後,政府才能作出最乎合公眾 利益的決擇;可惜,政府在這個關鍵的問題上僅求輕輕帶過,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以求蒙混過關。

事實上,政府在批出建造權合約予港鐵時,也並非完全向港鐵傾斜,算是一個小進步;至少在高鐵站上蓋的物業發展權上,政府也予以保留,在日後公開拍賣,而非直接送給港鐵以補貼建造開支。此舉的好處,是能夠確保土地的價值能透過發展商的公開競投而得到充分體現,而非閉門造車地將利益輸送給個別財團,令政府的收益被低估。既然上蓋的發展權尚可如 此,為甚麼在長達五十年的專營權問題上,政府卻採取另一種做法,現階段就直接將專營權交給港鐵?

公開招標,確保程序公義

自由市場帶來競爭,競爭令價格降低,消費者受惠;這是經濟學的金科玉律。在現實世界,我們難以追求完美的自由市場,基建營運更是入場門檻甚高,「自然壟斷」 (natural monopoly)的情況更易出現。政府的責任,是要為市民的利益把關,避免與財團簽下「不平等條約」,並公開讓有意營運高鐵的資金競逐專營權,而非將五 十年的專營權以閉門造車的方式拱手讓予港鐵。回看香港的經濟命脈,東隧西隧皆由同一財團控制,電力則在兩大財團手中,連肉食糧品也由一兩所企業把持;一錯 不能再錯,政府必須將高鐵的營運部份以公開招標的形式,引進可能的競爭,以確保高鐵成為帶動香港經貿增長的快車,而不是港鐵榨取暴利的工具。

醫療供款的負擔沉重,但其實政府大可以成立一個高齡人口基金,將今年初政府承諾用於醫療融資的五百億元撥入基金,再從外匯基金每年的投資收入中撥出一半為基金的經常收入,便可以應付醫療開支增長,大大減輕下一代的醫療供款負擔。
筆者不明白的,是為何政府不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