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08 年 03 月

活化vs官僚

在房屋署管理下的舊型商場大約佔房委會商場面積的2成 ,絕大部分的經營狀況都是乏善可陳,亦是當日領匯不願接收的原因。然而同樣面對商場的經營欠佳,房屋署便只能提出一些表面的改善,例如改善照明、改善地渠 去水等,但空置的檔位及商鋪,居民希望獲得多元的基本生活需要,仍然要遠赴它區,才能滿足衣食。

在房署管理下的舊型商場經常有以投標 金投得的店舖,混合競投租金的店舖,前者房署不能行使租約的權力,除非店東主動交回,房署基本不能收回店舖,形成同一商場下兩個不同的租約制度,管理當然 困難。任何的商場都會因應市場的需要,不時作出適當的調整,但在投標金制度下,若然房署不願正視問題,重新考慮及比較賠償投標金的可能,及因此而產生的社 會效益,商場活化基本無從說起。

房署商場無從活化的苦果不單需要居民承受,房屋署的收入亦因為大量的空置店舖而帶來機會成本的損失;往後隨隨便便的招租,便只會將問題複雜,困難更難解決。

活化房署轄下十室九空的商場已經迫在眉睫,但沒有政策的配合,活化商場便只是另一句口號,解決不了問題。房委會、房屋署你們又可會三思。

廣告

Read Full Post »

預防勝於治療

我年輕時愛饞嘴,最愛吃的是梅菜扣肉飯,大口地吃,很爽。但是現在年過四十,我也開始注意健康了。我眼看自己身邊的朋友,本是氣壯如牛,健步如飛;他正值事業高峰期、有兒有女、有樓有車,但卻突然驗出患上腸癌,還是第三期,必須切除腸臟、進行電療和化療;之後的藥物費用是每月2萬多元,好一個鉅大「嚇人」的數字! 這是一生一世的付出。他只有便秘,排便不暢順等輕微病徵, 有誰會想得到,這些病徵使他發現出這麼嚴重的疾病。我向樂觀的一面想,朋友的情況還好,因為還有藥可醫,總比等待死亡來得有盼望。然而我們的百般藉口,卻正是醫療費用激增的原因;我們對自己生活習慣的放縱、漠視自己的身體已亮起的紅燈,不單對公共醫療系統構成沉重的擔子,更為家人、朋友帶來憂心。 典型香港人的心態以上的例子反映出香港人(包括自己)處理個人健康的態度。香港人日常輕視個人的健康狀況,患病時卻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醫治系統。根據衛生署於二零零三至零四進行的人口住戶健康調查結果顯示,「15 歲或以上的市民中只有23%有定期接受身體檢查。即使有接受檢查的人士,往往重於“偵測疾病”,而非進行綜合整全的評估和配合個人需要的檢查及健康諮詢服務。」 基礎醫療比醫治疾病重要04-05年的公共醫療開支當中,基礎醫療連同政府門診服務共獲分配得42億元,住院及專科服務則分別佔204億及72億,顯然投放額外的資源在基礎健康,以整體改善健康水平的邊際成本效益,必然較投放相若的資源在醫治系統為高。而更重要的是能夠將寶貴的生命及早拯救,讓生命有效生活,才是醫療系統的使命。

融資方式造成累退性質醫療供款

醫療融資的諮詢文件鋪天蘊地的強調處理醫療融資問題是非常困難的但卻又必須。但無論使用那一種融資方式都不能排除,未來供款者的供款金額必然向上調整的事實;而越複雜的融資系統必然伴隨著越高昂的行政費用,但這肯定的社會成本,卻未知能否藉著諮詢文件所聲稱的醫療改革得到補償;再者,「醫療供款」方案實質只是另類擴闊稅基的方法,將供款上限以下的打工仔一網打盡,供款中的累退性質表露無遺。

善用外匯儲備收益

「醫療供款」方案亦不能改變長者人口日益增多的事實, 人口結構不能夠靠「醫療供款」改變。因此,融資方案不能只「以普羅市民為本」而必須輔以其他的穩定收入來源。萬億的外匯儲備是香港市民血汗積累而來的財富。近年來, 外匯投資收益非常可觀, 如果加以利用這些「另類收益」, 撥歸高齡人口基金,以滾存收益應付人口老化,醫療期望不斷提升的資源需要,才有可能在不造成「累退性醫療供款」的情況下為人口老化所需的資源帶來穩定的基礎。 市民應該重新認識正確保健觀念但更重要的是改變市民對保健的觀念,以基礎醫療為醫療策略的根本,強制市民根據健康模式的要求,定期進行健康評估,務求防患於未然。越早能夠確診疾病,治療的成本越低,而健康越能得到保障。政府在推動醫療改革的過程,必須向公眾展示如何能夠有效達到全民健康的目標。為每一個香港市民訂下健康指標,有系統地為每一個香港人進行醫療風險評估,從中能夠節省的社會成本,又豈是建議中的融資方案所能比較。可惜重要而對症下藥的課題,只成整份諮詢文件的一個章節,是刻意還是未予重視,便只能讓大家決定。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