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08 年 06 月

器官捐贈

出席民主黨青年委員會「誠徵有心人」器官捐贈活動

Read Full Post »

往政府總部請願,抗�醫療融資建�供款加重市民負擔政府的醫療融資諮詢完結,衛生及福利局局長周一嶽先生說,除了諮詢文件內提及的六個方案,稍後第二階段諮詢時,可能會推出第七個方案。這明顯是政府體會到市民對醫療供款很大保留。

筆者看過政府的諮詢文件,如果政府的醫療開支,真如《醫療融資研究概要》般,到了二零三三年高達一千八百六十六億元,而二零零四年,這筆開支只有三百七十八億。如果這個推算是正確,則筆者擔心,市民的供款額會高至負擔不來。民主黨的推算顯示,到了二零三三年,下一代每月要供款四千多元!

二零三三年,即使筆者未退休也會接近退休,筆者可能不用供款,但我們不能只看自己,我們的下一代,怎可能承受如此高的供款額?雖然政府提出一些儲蓄方案,例如諮詢文件第六方案康保儲蓄,但如果政府的推算正確,到了二零一一年即供款開始時,我們每月至少要供款六百元,才能應付該年的醫療開支,根本沒有餘錢蓄起來!

當然,批評容易建設難,但是民主黨其實一直有可能的融資方案,就是設立「高齡人口基金」了。

去年十一月,民主黨建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撥出五百億元盈餘,設立「高齡人口基金」,然後從每年外匯基金投資收入撥出一半為該基金的經常收入。民主黨推算過,這個基金單是首五年便能滾存近二千億元,一直運作下來所得的資產更高。二千億元,等於全港市民約七年的強積金供款總額,民主黨認為,成立「高齡人口基金」用來應付日後的醫療開支,能大大減輕市民──尤其下一代市民的醫療負擔,也勝過政府一邊將萬億計的資產放於庫房不用而頭痛如何處理,市民卻在另一邊廂捱貴供款。

可惜的是,財政司只接納了建議的前半部份,在預算案承諾撥出五百億元用於醫療融資。

近日筆者在地區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政府成立高齡人口基金,減輕市民負擔,反應正面。市民均十分擔心日後醫療供款會越供越多!

以民為本、有遠見的政府,應致力減輕市民的負擔,不是嗎?

Read Full Post »

最近政府批准九巴加價,基層市民用於交通費的開支日增,但薪金卻追不上通脹。對於很多基層市民,薪金不高,用於交通費的開支卻越來越高,市民能「落袋」的薪金卻越來越少。如果情況持續,很多基層市民可能寧願放棄工作。

政府極有空間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其實政府只要紓緩市民交通費的負擔,便有助更多市民願意投入勞動市場。政府雖然引入跨區交通津貼計劃,但是只限於元朗、屯門、北區和離島的居民。但是這根本不合邏輯:屯門元朗天水圍的居民,交通費固然昂貴,但不代表其他區的居民沒有需要。低收入的居民不少地區也有,我服務的黃大仙區,也有很多基層市民,他們也要跨區工作,可是就只因為他們不居於那四區,便不能申請交通津貼。

當然,筆者明白,政府起初選幾個區作試驗計劃也未為過,但計劃已做了超過一年,政府如不再檢討,將計劃擴展至其他地區,便對其他地區的居民並不公平。

Read Full Post »

人民幣升值

出席互動電視節目,討論人民幣升值如何影響香港市民的生活。近年美元匯價疲弱,國際資金轉到石油和商品市場,令食品價格大增,而香港大部份新鮮食品均來自內地,人民幣升值或多或少是令近半年食品價格急升的原因

Read Full Post »


上週四在互動電視討論副局長國籍。

Read Full Post »

談學英語

日前遇見一位剛考完會考的中五學生,他表示,其他科目問題應該不大,最擔心英文科考得不理想,以致前功盡廢。這令我想起在美國求學的日子。初到美國時,不少亞洲學生都要上特別的英文班。記得那時,英語老師針對亞洲人的學習上少寫、少讀的陋習,建議我們多讀、多寫、多聽。

多寫
那位英語老師要求我們每天寫日記,然後每星期重寫自己所寫,透過不斷修改,完善文法和行文流暢,和養成寫作的習慣。過程當中,老師並不批改日記,只負責檢查我們有否練習;這使我們的寫作量大增,並且必須習慣將所思所見即時記錄,改善亞洲人學習的陋習。
多讀
華人閱讀英語文章,往往會耗費極大的時間在查解每一個字的解釋,但閱讀理解和學生字必須分別進行,否則閱讀理解文章的速度必定受到影響,更因為思路被打斷,影響了解文章內容的深層意義。當學生能夠多閱讀,查字典學習生字便成為學習的額外獎賞。
香港學生平日鮮有用英語,只透過上英語課時學英語,當然行不通。好老師輔以好的習慣,無論學什麼語言都會得心應手,否則,不寫、不讀、不聽、不講,那有可能學好英語?多聽、多讀、多寫是學習語文的不二法門,這方法並非甚麼驚人發現,即使自學也可以,只是知易行難而已。

Read Full Post »

國家多難,但能否如溫總所言可以興邦,端視乎我們能否從歷次的災難中汲取教訓。國家512四川地震的救災、災情發報、指揮及災後重建工作,都令人讚賞,但言猶在耳,已經有報導有軍方背景人士將救援物資據為己有。

重建災區,讓災民重過以前(或更好)的生活,是一項長遠工作,我們須要確保巨額捐款用在救災及重建工作,我們有下列建議:

1. 繼續開放新聞採訪,讓傳媒及國內外市民監察,慎防有「貪官」私吞捐款或物資。
2. 各接受捐款的機構應公開所得捐款,詳細交代工作及財政開支,首年以季報形式發佈,次年以半年報形式發佈,讓捐款者了解捐款實際用途。
3. 中國政府應設立專題網頁,出版專題報告:統籌賑災並定時報導災區情況

3.1 確立重建綱領及制定長、中、短期目標;

3.2 公佈重建各大工程的招標準則,及採購物資的數量、單價及規格要求;尤其重建建築工程,可參考「苗圃行動」資助監督建造學校的程序,慎防再出現「豆腐渣」建築物。「苗圃行動」要求由縣一級以上的設計院設計,建築藍圖交香港認可的工程師檢驗。學校建好後,還需要縣一級以上部門及香港派出的義工一起驗收。;

3.3 詳細羅列所須工作及人材,讓各地的熱心市民能夠參與日後重建工作,例如:醫療、規劃、建築、心理治療、教育、探訪、助養等等。這可以有秩序地讓各地熱心人士參與,達致更佳的效果;

3.4 交代善款實際用途,落實打擊私吞捐款或物資的貪官。

4. 設立災難管理局

回顧過去數十年,中國的大小自然災禍非常頻密,在中國經濟發展強勁的今天,中國應加強在預防及應付災難的工作:

在預防方面:各項工程應增加安全元素、加強品質驗查、繼續開放採訪讓市民及傳媒不斷監察。

在應付方面:制定應急措施,增加救災裝備,儲存救災物資,培訓人材,與世界其他專業救援團隊交流,訂立在各地有災難時,互相幫助的協議。

今次四川地震的確為禍不少,但在黑暗中,也讓人看到人性的光輝面及中國的進步。如果中國政府能繼續維持像災難中的高透明度,不走回頭路,那麼中國人的好日子也應不遠了。

每年維園的燭光,延續我們對歷史災難不想回憶但不敢忘記的執著。六四死難同胞以血推動中國進步,為他們早日平反、致敬,讓死者的付出能夠獲得應有的尊重;讓失去至親的能夠正大光明地悼念;使下達命令的接受制裁,讓死者安息,讓國民能夠正確接觸國家發展過程中悲痛的一頁,以史為鑑,不走回頭路,國家和人民才能懂得從歷史當中總結經驗,不再重復犯錯。

Read Full Post »